关于特朗普的「言论自由」

文章作者:芦鹤

特朗普被诸多社交媒体封杀,引发特朗普的言论自由问题。其实,多年来,海外中文网讨论言论自由的问题从未中断的,基本的共识是: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一定要受到某种约束;简言之,言论自由不等于胡说八道。

美国宪法的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但美国不仅是把言论自由规定在宪法修正案的第一条,而且一直致力于探索言论自由的法律界限,并先后形成了“危险倾向原则”、“煽动原则”、“明显且即刻的危险原则”等一系列适用原则。

从国际层面上,也不难从法理方面找到言论自由是要受到限制的依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规定,“…2、人人有表达自由…。3、本条第2款所载权利之行使,附有特殊义务及责任,因此得以限制,但是,这些 限制必须是由法律所规定的并且为下列所需:(1)尊重他人权利或者是名誉;(2)保障国家安全或者是公共秩序,或者是公共健康或道德。”第20条规定:1、任何鼓吹战争之宣传,应以法律禁止之。2、任何鼓吹种族、民族或宗教的言论,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应以法律禁止之。”

《欧洲人权公约》第10 条所列举的限制言论自由的事由更为详细,包括保障国家安全、领土完整或者公共安全的利益,防止混乱或者犯罪,保护健康或者道德,保护他人的名誉或者权利, 防止秘密收到的情报的泄漏,维护司法官员的权威与公正等。

言论自由是有限度的﹐这应该没有问题;而如果不能恰当地说明言论自由的限度,任何支持言论自由的理论都是片面和有缺限的,既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也没有切实的实践意义。

回到特朗普被禁声,他的推文内容是一些什么性质的东西应该是一目了然,因此社交巨头封杀特朗普有充分的法理依据;而且很多文章也指出,这些社交媒体虽为庞然大物,但仍是私营企业,不是政府机构,不受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约束。反过来看,这些社交媒体同时也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护,封杀特朗普也可看作是他们的“言论自由”。

特朗普被封完全是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