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威尔在第二任期将面临截然不同的经济形势

EMAIL 经济 美联储 鲍威尔在第二任期将面临截然不同的经济形势 鲍威尔在他第一个任期内堪称美联储现代历史上持最宽松立场的主席,但在进入第二任期后,他可能不得不采取相反的做法:冒着牺牲就业的风险优先关注通胀水平。如果通胀率保持在3%甚至更高,鲍威尔将不得不考虑通过大幅加息为经济降温。(AL DRAGO/BLOOMBERG NEWS)

【美洲华联社11月19日综合报道】虽然拜登总统提名鲍威尔(Jerome Powell)连任美联储主席并肯定他在第一任期的政绩,但华尔街日报等媒体认为,他在进入第二任期后,他可能不得不采取与第一任期内把实现充分就业放在首位的相反的做法:冒着牺牲就业的风险优先关注通胀水平。

华尔街日报认为,这种转变对鲍威尔和美国总统拜登来说都可能是痛苦的。拜登周一称赞鲍威尔致力于对实现就业最大化,让美国工人在经历几十年的工资停滞后得以获得稳定的薪资增长,并让经济增长的收益能够被广泛分享 。然而过去一年中,经济状况出现了重大变化。通胀率达到6.2%,创下31年来的最高水平。与此同时,就业人数仍比疫情前峰值少420万人,劳动力短缺现象普遍存在且薪资增长正在加速。所有这些都威胁到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

有观点认为,美国的通胀水平会随着与疫情相关的不利因素消退而出现下降,鲍威尔和他的同事们都抱有这样的希望和预期,其中也包括拜登计划提名为美联储副主席的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但支撑鲍威尔偏宽松立场的诸多假设可能已经过时了,而且这种风险越来越大。若真是这样,利率可能需要大幅上调,这可能造成经济衰退,并威胁拜登的政治命运。

鲍威尔并不是货币改革派。他担任过私募公司高管,在老布什(George H.W. Bush)当政期间任财政部官员,并于2012年被时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任命为美联储理事。奥巴马当时需要一个温和派的共和党人来取得党派平衡。他最初倾向于紧缩,对美联储购买债券以压低长期利率的做法表达过不满。

但鲍威尔也很开明。他在谈话中称自己是狐狸而不是刺猬。这是哲学家以赛亚·伯林(Isaiah Berlin)的分类说,他认为刺猬型人格倾向于遵循单一的最高原则,而狐狸型人格会根据纷繁零散又变化无常的信息灵活行事。

2018年,鲍威尔经时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出任美联储主席,当时他已经摆脱紧缩倾向。他在当年的一次演讲中说,央行模型是建立在不精确或观察不到的经济概念上的,比如自然失业率,即失业率低于这一水平通胀就会加速,再比如让失业与通胀达到完美平衡的中性利率。后来的事实为他的观点作了注脚:当失业率稳步下降并触及50年最低水平3.5%时,却并未出现令人不安的工资和价格通胀迹象。事实上,通胀率持续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促使鲍威尔在2019年逆转了适度加息的政策方向。

新冠疫情在去年强化了美联储的偏宽松倾向,一方面,失业率飙升至接近15%的大萧条以来的最高纪录,另一方面,通胀率骤降至0.2%。为了避免金融危机,美联储一面降息至接近于零的水平,一面重新开始购债,并向企业和市场参与者提供巨额贷款,布雷纳德在这些行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那年夏天,鲍威尔和他的同事们彻底改革了美联储的货币框架。美联储现在的目标不仅是让通胀率回升至2%,而且要略高于这个目标,以便日后使平均通胀率达到2%。鲍威尔在一次讲话中称,美联储将不再把任何失业水平视为过低,这反映了美联储“对劳动力市场强劲所带来的好处的最新认识,特别是对许多中低收入人群而言”。

美联储还承诺将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直到通胀率升至2%以上,且劳动力市场恢复到充分就业状态。

许多民主党进步派人士曾敦促拜登换下共和党人鲍威尔,让民主党人布雷纳德担任美联储主席,后者在气候和银行监管方面的态度更加积极主动。特朗普曾经开过一个先例,用鲍威尔取代了民主党经济学家耶伦(Janet Yellen)担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目前在拜登政府中担任财政部长。但其他人表示,鲍威尔对实现充分就业的承诺更为重要。SGH Macro Advisors研究美国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Tim Duy说:“鲍威尔做到了一位68岁白人共和党人所能达到的宽松程度。”

明年,随着供应链恢复正常、能源价格停止上涨,通胀应会有所回落。图片来源: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NEWS

但当前的经济形势似乎与当初促使美联储转向宽松立场时大相径庭。由于担心需求会像2007-09年金融危机后那样长期疲软,鲍威尔支持国会通过了5.9万亿美元的救济和刺激计划。在刺激措施、低利率、企业重新开工和疫苗接种的推动下,现在需求十分火热。与此同时,由于关键零部件短缺,并且数以百万计的劳动者因为退休、新冠疫情和其他因素退出就业市场,供应受到阻碍。其结果是,通胀率从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一路飙升至远高于目标。

鲍威尔基于前次经济复苏的情况,判断就业市场紧俏所导致的通胀效应被夸大了。然而,目前的失业率为4.6%,仍远高于疫情前的低位,强劲需求和劳动力短缺已经推动第三季度薪资同比增幅达到约6%。高盛经济学家表示,如果薪资增长势头持续下去(他们认为这种势头不会持续),将不会有助于通胀率回落到2%附近。

美联储从之前的复苏中得出结论,“前瞻性”的紧缩政策(在通胀实际加速前就上调利率)会不必要地扼杀就业增长。因此,美联储一直将利率维持在零附近,而随着经济迅速增长、通胀加速,经通胀调整后的利率转为负值,且在负值区域不断下行。曾担任奥巴马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Jason Furman在11月18日的一份分析报告中认为,虽然美联储过去有加息过快、幅度过大的情况,但如果加息过慢也会犯错。

明年,随着供应链恢复正常、能源价格停止上涨,通胀应会有所回落,主要问题在于通胀率会在什么样的水平企稳。美联储官员和大多数私人部门经济学家认为,通胀率将在2%至2.5%之间企稳,这对多年来低于2%的通胀是一种补偿,将是美联储乐于看到的。市场则不那么乐观。上周五,与通胀指数挂钩的证券预示,在整个2023年里,美国通胀率将保持在3%,然后在之后几年里将回落至2%至2.5%之间。(如果采用美联储偏好的通胀指标,这些预测数字会略低一些。)

如果通胀率保持在3%甚至更高,鲍威尔将不得不修改他的假设,并考虑通过大幅加息为经济降温。这种策略包含多种风险,可能打击一直由超低利率支撑的股票和房地产价值。随着巨额联邦债务的利息增加,联邦预算赤字可能飙升。此外,大幅加息还可能推高失业率,而纵观历史,失业率飙升的结局总是经济衰退。如果通胀恐慌被证明是虚惊一场,那么美联储可能在不经意间让经济重新陷入新冠疫情前的低增长、低通胀以及最终低利率的状况。

这对于美联储和鲍威尔本人来说都可能造成政治上的冲击。虽然民众痛恨通胀,但如果为遏制通胀采取加息,导致失业率飙升,人们对美联储也不会有好脸色。Duy表示:“如果一家央行放任通胀升得过高,然后又被迫让经济急刹车,这种做法会带来政治风险,人们低估了这方面的挑战。”特朗普在执政期间曾多次向鲍威尔施压,要求他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而现在拜登承诺会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事实上,一些分析人士警告说,布雷纳德的政策立场向来偏宽松,如果提名她担任美联储副主席,将意味着通胀问题不会被认真对待。不过,拜登还有其他办法来影响货币政策。未来美联储七人理事会中将出现三个空缺,拜登可以提名与鲍威尔的侧重点不那么一致的人选来担任美联储理事,填补这三个空缺。而如果鲍威尔没能控制住物价压力,可能遭到共和党人的批评。

鲍威尔曾经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律师,虽然缺乏往届美联储主席的经济资历,但却有非凡的政治敏锐度,这弥补了他的不足。鲍威尔顶住了来自特朗普的压力,也没有疏远其他共和党人。他定期与两党议员会面,他的连任提名可能会在两党的广泛支持下获得通过。无论提名鲍威尔连任是否最终对拜登有好处,这一决定已经巩固了美联储的无党派声誉,而这种声誉是眼下所稀缺的。

路透社的报道认为,鲍威尔在未来四年里可能面临如下挑战:

**正确的政策方向**

美联储政策制定者本月开始逐步减少资产购买。但一些官员现在正在公开辩论是否应该加快缩减的步伐,可能会在12月14日和15日的政策会议上讨论这个话题。

根据2020年8月采行的新框架,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计划等到经济实现充分就业、通胀率达到2%且有可能略微超过这一水平时再加息。

但鲍威尔可能会在取决于通胀这一承诺上遇到麻烦。虽然许多美联储决策者认为目前通胀率超过2%是暂时的,但一些人说,美联储明年可能需要比预期更早加息,以扼制物价上涨。这可能会导致在所有想工作的人都实现就业之前,央行的行动就减缓经济增长。

截至10月,美国就业人口仍比疫情前减少约400万。

“我们知道,高通胀给家庭造成打击,特别是那些无力支付价格大幅上涨的食品、住房和交通等必需品的家庭,”鲍威尔在周一拜登宣布提名后的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将使用我们的工具来支持经济,打造一个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并防止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

**美联储的监管职责**

分析人士说,如果美联储的新框架让它在更长时间内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实现更强劲的就业市场,那么联储可能需要收紧金融监管以避免可能引发危机的风险行为。

曾担任美联储首席经济学家、目前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的David Wilcox说:“在我看来,金融监管是议程上的第二要务,尤其是要在极低利率环境下继续遏制金融风险。”

Wilcox说,美联储领导人还将需要更广泛地关注金融稳定。

2020年3月,在疫情导致停摆之后,金融市场几乎崩溃,美国公债和货币市场交易方式存在的系统性弱点暴露无遗。

越来越受欢迎的“稳定币”是一种基本不受监管的加密货币,可以与美元挂钩。包括鲍威尔在内的一些美联储官员认为需要对这种资产类别加强监管。

**走向数字化?**

鲍威尔可能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美联储是否应该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到目前为止,鲍威尔未置可否。拜登提名晋升为副主席的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曾表示,她很难想象不这样做。美联储计划很快发表一份关于该主题的讨论文件。

支持者表示,精心设计的数字货币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并增加弱势群体进入银行系统的机会。其他人则担心,如果美国家庭和企业无需惯常的支票账户,而是直接与美联储打交道,银行可能会靠边站。

中国和其他国家已经开始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亚马逊等民间企业也在这样做。如果这种代币被广泛采用,可能会割裂支付系统,威胁到美联储控制利率的能力,并危及美元的全球主导地位。

**气候风险**

鲍威尔还将面临来自进步派的压力,要求他了解并解决失控的野火、超强飓风以及气候变化的其他破坏性作用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影响。

两位进步派的民主党参议员,罗德岛州的Sheldon Whitehouse和俄勒冈州的Jeff Merkley,上周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说他们反对鲍威尔的再次任命,因他们认为他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做得不够。

但美联储的职责并不包括直接应对气候变化,就像其他一些央行一样。

美联储去年成立了两个内部小组,一个专注于个别银行的气候相关风险,另一个专注于全系统的威胁。它还成为最后一个加入绿色金融系统网络的主要央行,该网络为央行应对气候变化提出建议。

两者都可以成为鲍威尔在气候方面有更多作为的工具,尽管在没有新立法的情况下,可能很难与其他央行一样采取更积极的立场。

**种族和性别差距**

对种族和性别不平等可能拖累经济增长的问题,美联储官员也变得更加直言不讳。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Pat Toomey称这是“任务蠕变”。然而许多政治左派人士说,这还不够深入,并指责美联储的债券购买计划通过提振股价来为富人的口袋提供资金。

前美联储经济学家、现为MacroPolicy Perspectives总裁的Julia Coronado表示,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鲍威尔可以帮助微调美联储的工具来可能缩小其中的一些差距,包括采用旨在促进对小企业贷款的计划和鼓励银行与努力偿还贷款的消费者合作的监管调整等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