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协同中国等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

感恩节到来之际,洛杉矶县汽油平均价格每加仑4.7美元,创历史新高

【美洲华联社11月24日洛杉矶讯】白宫周二表示,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将动用各自的国家战略石油储备,此举旨在降低汽油价格;如今高涨的汽油价格已给驾车者带来痛楚,并成为推高通胀的一个主要因素。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美国总统拜登计增加的供应量将促使价格下降,但在该消息于周二宣布后,金融市场上的原油批发价格却有所上涨。分析人士质疑政府的释放量是否足以满足激增的需求,他们还称,释储的主要目的可能是显示白宫竭尽全力抑制通胀的决心。

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 LLC的分析师在研究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今天这番行动的时机明显是拜登政府要努力向美国驾车者(和选民)发出信号,表明白宫在应对严重的经济问题。”

有关美国政府释储的预期已经发酵了数周,在此期间,拜登政府在竭力解决汽油、食品杂货和其他消费品价格上涨的问题,这些问题已经令拜登的议程前景蒙上了阴影。

拜登周二下午在白宫发表讲话时指出,许多美国人的薪资正在攀升,可支配收入也在增加。

拜登说:“但我们的经济仍然面临挑战。”他提到了供应链受阻和食品价格上涨。他宣扬了已采取的一些措施,比如推动加州的港口昼夜运营,以及主要零售商保证货架上将摆满货物。

拜登称,汽油价格上涨是个问题,“不仅在美国是这样,在全世界也是”。“我们正在采取行动。”

拜登上周呼吁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调查油气公司是否在非法地维持高汽油价格。一些人认为,拜登这一要求是美国总统在面临汽油上涨带来的政治影响时采取的标准做法之一。

白宫官员周二早间告诉记者,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英国这五个国家将参与协调释放石油储备的行动。

不过,拜登周二晚间对记者表示,中国“可能会”参与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行动。美国能源部长詹妮弗·格兰霍姆(Jennifer Granholm)后来说,中国将自行宣布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消息。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位于得州弗里波特的布莱恩丘战略石油储备。官员说,美国将释放5,000万桶原油。图片来源:ADREES LATIF/REUTERS

拜登政府称,未来几周,美国将动用政府储备向全球市场投放总计5,000万桶石油。

根据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统计,这六个国家可能会从政府储备中向全球市场总共投放大约6,500万至7,000万桶石油。

这个数量只是全球日消费量的一半多一点,美国能源部估计,2021年最后三个月的全球石油日消费量将超过1亿桶。这样,全球消费量将比上年同期高出近5%,因为经济从疫情中的复苏推动消费量稳步增长。

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是上一位与其他国家协调释放战略储备的美国总统。2011年主要石油出口国利比亚爆发内战,导致来自该国的石油供应中断,于是奥巴马组织多个国家向市场释放了6,000万桶石油。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2018年油价上涨时曾考虑出售石油,后来决定不卖;再后来,在疫情暴发初期油价大幅下挫时,特朗普政府曾推动国会批准购买更多石油以稳定原油市场,但未获成功。

即便原油价格真的下跌,对消费者的缓解作用可能也是短暂的,因为随着全球经济继续从疫情中复苏,预计需求上升势头将持续到明年。

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石油市场研究主管Bjornar Tonhaugen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对于想知道汽油价格是否会下降的驾车者来说……现实情况是,此事可能根本不会发生,或者只会在很久以后。”

近几个月,白宫敦促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及其盟友加大增产力度,增幅超过最初计划,理由是随着全球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石油供应不足以满足需求。

在11月初的一次会议上,欧佩克及以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盟友决定无视这一压力,迫使白宫官员将动用石油储备作为下一个最佳选项。

怀俄明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Barrasso表示,周二的释储“不会解决问题”,拜登政府需要转而将重点放在提高国内产量上。

Barrasso表示,之前乞求欧佩克和俄罗斯增产,现在动用战略石油储备,都是解决该问题的不得已的无奈之举,这些不能替代美国的能源生产。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则持相反观点,认为释放石油储备对美国家庭来说是个好消息。

舒默表示,利用战略石油储备将暂时缓解加油站的燃眉之急,并将向欧佩克释放信号,即它们不能肆意操纵供应来人为抬高汽油价格。”

舒默说,长期解决方案是“消除我们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创造一个强大的绿色能源经济”。

据能源部,虽然美国释放石油储备的做法已变得越来越常见,但这将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10年来首次与其他国家协调行动。

分析人士还表示,这是美国第一次携手中国和印度释放战略储备。之前的行动是与更多的欧洲盟友进行,有时是通过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进行。

汽油价格不断上涨给全球政治领导人带来了压力。

在美国,民主党人将迎来明年的中期选举;对于掌控白宫的民主党来说,中期选举通常非常艰难。目前民主党在众议院拥有微弱多数席位,在参议院与共和党各占一半席位。

CBS News周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拜登的公众支持率为44%,是他上任以来的最低值。这份民调显示,只有30%的美国人表示经济状况良好,低于10月份的37%和7月份的45%。该民调显示,虽然53%的美国人认可拜登在新冠疫苗分发方面的作为,但只有39%的人认可他对经济的处理方式,33%的人认可他应对通货膨胀的做法。

政府官员没有具体说明,他们预计消费者什么时候能看到汽油价格下降,不过他们指出,石油供应上升和零售价格下降之间通常有一个滞后期。一位官员称:“我们希望该行业能尽快将这些节省下来的成本回馈给消费者。”

周二,美国原油期货攀升2.3%,结算价为每桶78.50美元。这个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75%。

韩国还没有宣布确认参与释放石油储备,该国在华盛顿的官员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日本政府在美国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日本将在周三正式宣布相关消息。据日本主要全国性日报《日本经济新闻》(Nikkei)报道,日本料将宣布有史以来首次释放战略储备,大约为420万桶,相当于该国一至两天的消费量。

印度称,将从其约3,800万桶的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500万桶原油;释放量略高于一天的消费量。英国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国将释放相当于150万桶的石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