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博仁律師:今年11月加州“投票提案”您了解多少?【知識全匯總】

亚凯迪亚副市长郑博仁律师

【美洲華聯社9月24日帕薩迪納訊】在美國每次大選年到來之際,除了民選官員的投票外,各州選民還需針對不少議案進行投票通關。這當中不乏包括新的勞工規定、更新對石油及天然氣法規的新認識、重溫幾十年內的稅收政策,或分析基建資金等等。選民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要權衡死刑、婚姻平等、動物權利的道德利弊,或再次就透析診所的相關規定,做出投票表決。

今年11月也不例外,選民們將被要求投票表決七項棘手的政策議案,從墮胎到零排放車輛等等。還有不少提案未能被放上選票,包括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8美元的提案。而今年將是自1916年以來選民需投票表決提案數量最少的一年。


這些提案到底有哪些內容?又是如何被列入選票的?前檢察官、現任南加州知名審判出庭律師、亞凱迪亞市副市長鄭博仁(Paul P. Cheng, Esq.),為大家詳細解析。

11月份的選票上將有哪些提案?

經過數月的民眾簽名收集、籌款及立法辯論,以下是關於今秋加州選民將最終投票的提案細節:

第1號提案:將墮胎保障措施納入加州憲法。5月初,在美國最高法院原本計劃裁定聯邦憲法不保障墮胎權的消息泄露之後,6月24日在推翻了五十年以來的先例後,加州的民主黨高層人士發誓要 “斗爭到底”,提議在州憲法中增加保護措施。擬議的憲法修正案於6月初在立法機構提出,並在月底獲得州兩院壓倒性的支持而通過。如果得到選民的通過,該提案將禁止州政府拒絕或干涉一個人選擇墮胎和避孕藥具的權利。

長期以來,加州一直被視為墮胎的安全港。1969年,州最高法院裁定,加州憲法的隱私權意味著墮胎的權利。生殖權利也受到法規的保護。支持者希望這一修正案能更明確地重申這一政策,並使其在未來更難被推翻;盡管一些法律學者表示,提案的語言仍然過於含糊。

第26號提案 vs. 27號提案:體育賭博合法化,在美國最高法院否決了禁止州政府管理體育博彩的聯邦法律後,兩大利益集團加緊提出了加州的合法化提案。

27號提案將允許加州居民在網上投注體育和其他比賽,但隻能通過認証的博彩部落和大型、成熟的網上博彩公司。這項措施由行業巨頭FanDuel和DraftKings資助,旨在將數億美元的費用收入用於為無家可歸的加州居民提供住房和服務。

提案26得到加州一些原住民部落政府的支持,將隻允許在原住民部落賭場和指定的賽馬場,進行個人體育博彩。這項措施還允許原住民部落提供輪盤賭和其他骰子游戲,旨在為州預算籌集數千萬美元,其中大部分將由州長和立法機構酌情使用。

第28號提案:為藝術和音樂留出學校資金。這項措施由前洛杉磯聯合學區總監博特納(Austin Beutner)發起,將要求州政府從其收入中撥出一部分,可能是每年8億至10億美元,用於藝術和教育課程。新的資金將被不成比例地保留給有許多低收入學生的學校,以雇用新的藝術領域的員工。

第29號提案:這是一項針對腎臟診所的法規,並已是第三次嘗試通關。這項措施對透析診所施加了一系列新的限制,包括要求在所有治療時間內必須有醫生、執業護士或醫生助理在場。中心還需要在關閉或減少服務之前得到州政府的批准,並公開列出在診所中擁有至少5%股權的所有醫生。這聽起來很熟悉吧?這是因為支持這項措施的工會組織——服務僱員國際聯盟—西部聯合醫務工作者組織,曾經在2018年和2020年兩度試圖說服選民支持新的透析中心法規,但都以失敗告終。原因是行業的反對非常強烈,而且成本很高。

第30號提案:這項措施將對任何每年收入超過200萬美元的個人征收1.75%的新稅,每年籌集30億至45億美元,用於資助一系列減少溫室氣體的舉措。大部分資金將用於鼓勵加州居民購買零排放的汽車,並建立新的電動充電站或氫氣加油站。(被要求轉向零排放車輛的Lyft公司是其中主要資助者)。四分之一的新資金將用於野火滅火和預防工作。

第31號提案:重新考慮香味煙草禁令。2020年,加州州長紐森簽署了一項法案,禁止銷售所有口味的煙草產品,無論是吸煙、咀嚼還是吸食。煙草業收集了足夠的簽名,要求選民通過這項公投推翻該法律。(鄭博仁律師提醒:投 “贊成(Yes)”票是保留該法律;而投”反對(No)”票是取締該法律)。

更明智的規則,還是 “敲詐”?

到2014年,加州選民對選票上過多的提案已感到厭煩,其中許多是高度技術性的,專門針對某一行業、或者難以讓選民理解。

因此,州立法者改變了規則。雖然倡議隻能在11月提交給選民,但對選舉法的調整使立法機構有更多時間就這些即將到來的議案舉行公開聽証會,同時讓倡議支持者有機會在後期修改或取消倡議。這樣做的目的是實現一個更加審慎、深思熟慮的過程,為妥協提供更多空間。

但一方的 “妥協 “可能是另一方的 “法律勒索”

自2016年以來,倡議發起人已經從選票上撤回了五項部分合格的提案,但隻是為了換取立法機構的讓步。最臭名昭著的一個例子就是發生在2018年,當時汽水行業資助了一項投票提案,該提案將使地方政府更難以提高征稅。在立法者同意在未來13年內禁止新的地方汽水稅後,他們撤回了這項倡議,當時的加州州長布朗稱之為 “可惡”。當時的批評者將這一策略等同於核邊緣政策和劫持人質,但立法機構中的大多數民主黨人,無論多麼憤怒,都不願意冒險將給稅收設置上限的提案交給選民。

今年,在選票外達成了兩項妥協。律師和消費者團體同意撤回一項提案,該提案將提高病人對醫療事故的起訴金額上限,以換取較低的增幅。回收公司Recology的前首席執行官和一些環保人士在6月30日截止日期前決定撤回一項逐步停止使用不可回收的塑料的措施,以換取一項替代法案。

由此,今年11月減少了兩項提案措施。

一些有關的歷史背景

加州是24個有倡議程序的州之一。

雖然加州自1898年以來就有某種方式讓民眾發起法律倡議,但在1911年10月10日的一次特別選舉後,便正式採用了投票倡議程序,當時的州長約翰遜(Hiram Johnson)簽署了該法律,使選民能夠罷免當選的民選官員、通過公投廢除法律,並通過倡議制定州法律。

對全民民主更大的推動是19世紀末,美國各地社會和政治改革運動的一部分。在加州,由於擔憂南太平洋鐵路公司和其他 “金錢 “利益集團干涉立法機構,這場運動因此誕生。

從1911年到2020年11月的最近一次投票措施,已經有2068項提案被批准用於收集簽名。其中,392項,或約19%,有資格進入選票。在那些進入選票的倡議中,有137項,或35%,已被選民批准,包括39項憲法修正案。

那麼美國哪一年的選票上有最多的提案?1914年有48項,其次是1990年的45項和1988年的41項。

公投(Referendum)和倡議(Initiative)之間有什麼區別?

公投是允許選民批准或拒絕立法機構通過的法規,但有一些例外情況,包括為公共和平、健康或安全所必需的 “緊急”法規;召集選舉的法規;或征稅或為當前開支提供撥款的法律。

倡議則比公投更常見,可提出新的法規,以及對加州憲法的修訂。自2011年以來,倡議隻能出現在11月的大選選票上。  

在大多數情況下,倡議和公投有相同的簽名要求–至少佔上次州長選舉的總投票數的5%。然而,修憲倡議需要至少佔最近一次州長選舉中總票數的8%。

目前,關於法規的倡議至少需要623,212個簽名,而修改憲法的倡議則需要997,139個簽名。

通往選民投票漫長而曲折的道路

如何可以成為一項“倡議”?鄭律師說,隻要是 “適當的立法主題 “,隻要其隻涉及一個主題。

要將倡議或公投列入選票,有幾個步驟,這可以在選舉前一年多開始。

  • 首先,民眾向州檢察長辦公室提出想法,並支付2000美元的費用,或由立法機構通過一項法案。
  • 倡議的標題及摘要由總檢察長撰寫。在加州,與其他一些州不同,標題和摘要不是由州務卿或選舉委員會起草的。這些文字應保持中立,但前總檢察長貝塞拉和哈裡斯當時被指責沒有保持公正。例如,在2020年,貝塞拉將旨在廢除每年50億美元的針對駕車者的一攬子稅收和費用的第6號提案,描述為“取消了某些道路維修和運輸資金。要求某些燃料稅和車輛費由選民批准”。在一場訴訟之後,一名法官下令改寫該句子的第一部分,但這被一個州上訴法院推翻了,該法院裁定總檢察長在起草標題時有 “相當大的自由度”。(有一項將起草權力移交給無黨派的立法分析家辦公室的擬議倡議,未能獲得11月投票的資格)。
  • 之后,則需要收集簽名。所需的簽名數是根據上屆州長選舉中總票數的百分比確定的。
  • 立法者會收到通知,之後他們可以舉行公開聽証會。立法機構不允許修改提案或阻止其出現在選票上,但2014年的一項法律允許倡議支持者有更多的妥協空間,以從選票上撤回符合資格的提案措施。
  • 收集到的簽名由州務卿辦公室進行核實。一旦倡議支持者提交了至少100%的所需簽名,就可以通過兩種方式進行核實。根據隨機抽樣的方法,每個縣的選舉辦公室需要核實至少500個簽名或在其辦公室提交的簽名數的3%,以較多者為准。如果完成的抽樣顯示,有效簽名的數量預計將超過所需簽名的110%,則該提案措施符合條件。如果低於95%,則該措施不符合資格。如果隨機抽樣中的有效簽名數佔所需總數的95%至110%,那麼全數檢查規定將要求選舉官員核實向其辦公室提交的請願書上的每一個簽名。競選活動向請願書收集者支付每個簽名2至6美元的費用,這取決於競選活動的資金狀況,以及他們離所需簽名數和截止日期有多遠。根據《洛杉磯時報》,在過去的兩年裡,由於COVID-19的防疫措施和勞動力短缺,每個簽名的價格可能上升到15美元。

最終,全州范圍內的提案由多數票通過。

巨額資金與巨大的利益

加州投票議案的起源最初始於一個以弱勝強的故事。1911年,進步人士提出了倡議法、公投法和罷免法,作為從腐敗的立法機關手中奪取最終立法權,並將其賦予選民的一種方式。

但從早期開始,強者就知道如何反擊。

聖何塞州立大學的歷史教授Glen Gendzel說:“金錢是很重要的因素”,他曾寫過關於加州全民民主的早期歷史。”如果它是一個付費系統,那麼那些擁有最多資金的人就是贏家。”

1920年,白人農業利益集團幫助發起了一項禁止日本移民擁有農田的提案。1926年,乳制品游說集團對人造黃油生產商發動了一場昂貴的戰爭。在這十年中,私營企業幫助擊敗了三次建立公共水電機構的努力。早在1923年,一個特別立法委員會就對加州的全民民主實驗得出了一個令人沮喪的結論:”勝利是在錢包最鼓的一邊。”

但情況並不總是這樣——今天也是如此。有時,試圖用金錢收買法律的表象會適得其反。2010年,PG&E花費了近5000萬美元——是反對派的300多倍資金,用於開展一項運動,使地方政府更難建立自己的公共電力機構,但PG&E公司最后輸了。

近年來,許多商業利益集團訴諸投票,不僅是為了推進自己的政策目標,而且是為了扭轉加州日益偏民主黨人的立法機構的立法。這種策略在2020年為乘車應用程序公司和保釋金代理人帶來了回報,當時這兩個行業都花費了數百萬美元來撤銷旨在改變或取締其商業模式的州法律。毫無疑問,卷煙和電子煙液體制造商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今年,他們正在大力資助一項倡議,以取消加州對香味煙草的禁令。

為何有時會出現令人困惑的情況?

關於同一主題的多項議案有可能同時出現在選票上,有時它們甚至是相互沖突的。如果其中一個被選民批准,而其他的被否決,那很簡單。被批准的那條就會生效。如果有幾項措施獲得通過,而且它們之間沒有沖突,那麼它們都將生效。

但是,鄭博仁律師表示,如果多項措施獲得通過且相互沖突,那麼獲得更多”贊成”票的議案、或議案的規定將生效。

今年11月,網上體育博彩競爭議案之間的爭奪就屬於這種情況,一個是由該行業的國內巨頭發起,另一個是由一些美國本土部落原住民發起。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在2016年,當時有第62號提案廢除死刑,但也有第66號提案通過讓審判法庭負責來加快死刑的上訴程序。由於51.1%的選民批准了第66號提案,它取代了僅由46.8%的選民批准的第62號提案。

2010年,20號提案旨在將國會選區重選納入獨立重選委員會職責,與旨在解散該委員會的提案27競爭,但提案27沒有成功。

在1988年的選票上,加州居民面臨著五項相互競爭的汽車保險改革提案,選民隻通過了一項。也是在1988 年,68號提案和73號提案就政治競選捐款的監管,進行了正面交鋒。73號提案獲得了更多的”贊成”票,經過一場法律斗爭,加州最高法院最終裁定其將生效,但卻被另一場訴訟推翻。